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4-07 04:54:0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求仙志
  4. 第一章 初恨

第一章 初恨

更新于:2017-05-19 19:02:51 字数:2719

字体: 字号:
  初夏,炎热的太阳高高的悬挂在天上,洒下一片金灿灿的光芒,正如火如荼的烘烤着大地。

  此时正值中午,正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高温的天气带走了植被大量的水分,地上留下的只有一片被炎热的太阳烘烤的泛黄而显得有些枯萎的杂草,空中到处弥漫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呛人味道。

  在一片长满半人高杂草的灌木丛中,王冲身披一层由树枝和杂草编成的厚厚伪装正身子紧贴地面静静的趴着,厚厚的树叶把王冲包裹的只露出了一双黑漆漆的眼珠。而此时王冲正眼神透过前面的灌木丛,一眨不眨的紧盯着几十米外的草地上。

  在离王冲大概三十米远的草地上,正有一对身穿紫色华服的青年男女,正背对着王冲互相依偎着坐在地上轻声细语,不时会看到青年把嘴靠近女人耳边说上那么几句,也不知道青年说的是些什么好笑的言语,这时总会引得女的娇躯颤抖娇笑连连。

  原本就显得炎热难挡的天气,似乎女人的笑声勾动了王冲的某根神经。让身披着密不透风树衣的王冲前额冒出“豆粒”般大小的汗珠,豆大的汗珠如雨的顺着脸颊淌进眼里,刺激得王冲眼睛火辣辣的痛,但王冲并没有用手去擦拭,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尽力的保持平稳的呼吸,静静的等待对方的离去而不被发现,作为一个优秀的猎人王冲不能也不允许自己犯这种小小的错误而惊扰到对方。

  看着眼前的两人,王冲左手紧紧的握住手里的猎叉,脑里不由闪过三年前的那永远也抹不掉,有时让他从噩梦中惊醒的那一幕。

  那时的王冲还只是一个天真无邪整天就只知道玩耍的孩子。那时的王冲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所以王冲每天都会去隔壁的张大叔家玩。张大叔名叫张铁,张铁这个名字还是一次王冲从啊爹和阿妈的交谈中听出来的。那时张大叔年纪大概有三十多岁的样子,这是王冲自己凭着感觉自己猜的。那时的张铁在王冲的眼里就是一个奇怪的人,充满童真的王冲心里并不是对张大叔为什么从来都只是一个人住感到好奇,让王冲感到奇怪的是张大叔并不是跟村里的人一样每天都去地里种庄稼,而是每隔几天就会出去一次,每次都会从外面带着一只死了的动物回来,大的有黑色皮毛的猪小的有长着灰色柔软皮毛的兔子也有身上带点白色花斑的鸟而且每次都不尽相同。当然活的也有,但第二天早上就会被张大叔带去离村很远的“十里集”上卖掉,并且每次回来都会带好多东西一起回来。而王冲每天去张大叔家里就是为了看着这些各种奇怪的动物。偶尔张铁高兴的时候还会给王冲讲各种动物的名字。长着一身黑毛的野猪和灰毛的兔子就是张铁告诉他的,后来王冲也知道了那只长满白斑的鸟儿并不叫鸟而是叫野鸡。后来慢慢的王冲就知道了这些动物都是张铁从外面狩猎从山里打回来的,张铁是一个很高明的猎人,王冲的狩猎技巧就是跟张铁学的。

  三年前,那时的王冲才刚开始跟张铁学狩猎,那天的天气就好像今天一样的炎热。王冲永远也忘不了那天发生的一切,不光那时的人还包括那天好像处在火炉里一样的天气。当时的情行就跟现在差不多,区别只是在于那时王冲的身边还有一个张铁,当时张铁正在教会王冲什么用新编的树衣利用地形把自己伪装得尽量让猎物难以发现。一切的意外就如今天刚发生的一样,就在王冲刚穿好伪装藏好身形正等待猎物出来的时候,突然就从对面树林里飞来两人坐在了不远的空地上互相依偎了起来。说是飞也不是很恰当,只是两人跑动间脚总是离地三尺悬浮,在王冲眼里跟飞也没什么差别了。两人来的实在是太快了,快到王冲连转身回避都来不及。

  要知道王冲现在所在的地方除了前面有一块几十丈宽的空地外,空地周围到处长满了一棵棵两人合抱树木。也许是粗壮的树木吸收了太多的养分,林子除了偶然能看到几株古藤绕树生长,树木之间反而显得有点空空荡荡。只有在林子与空地的交界处长着几丛低矮的灌木,而王冲此时就是身藏在灌木丛中,从空地上往林中望去,其中情形一览无余。空地上稀稀落落的长着几堆杂草,阳光越过周围的树梢洒在草地上,微风吹过,叶子随风摇摆,让这片草地显得很是静逸。

  这也是王冲选择在这埋伏的原因,要知道这样的地方正是动物酒足饭饱后晒太阳的首选,这从地上那几堆还有没完全干掉的粪便就不难看出。

  而三年前发生的意外就如今天刚发生的一般,一样的地点相似的时间,很突然的就从林中飞出人来。区别只是在于现在来的是一男一女。而三年前冒出来的确是一人一鸟。当时飞在前面的那人身上穿的也是一身紫色连体长袍的少年,头上紫带束发,手握一把三尺长剑,一身装饰让少年显得有点气势不凡。身后紧追着一只巨型怪鸟,紫衣少年边跑边与怪鸟打斗不挺,但紫衣少年似乎不敌身后的怪鸟。怪鸟粗壮的翅膀张开放佛能够遮天蔽日,乌黑的羽毛在阳光的反射下透着冷厉的寒光。不时的着那双乌黑发亮的钢爪像少年头顶抓去,但这时少年手中长剑总会从一个刁钻的角度适合的迎上怪鸟的双爪,怪鸟似乎对少年手中长剑深有忌讳不敢以硬碰硬。怪鸟只能收回双爪伺机偷袭,而每当少年想跑的时候,怪鸟就会张开巨大的翅膀一张一扇,无形中卷起一股飓风把少年身形打乱,让人总保持在一定的距离。

  一人一鸟就这样你来我往,打打停停往王冲藏匿之地飞了过来。躺在身边的张铁为了保护王冲不被打斗意外的受伤,不得不卸掉伪装拿起猎弓朝怪鸟射去。怪鸟受这一扰不得不先放下少年飞过一边闪避,意外的弓箭并没有让怪鸟躲了开去并没有守伤。但张铁这一下似乎激怒了怪鸟,怪鸟暂时放下了少年张开句嘴像张铁啄来。而紫袍少年对于张铁的出现并不感到意外,嘴角闪过一丝莫名的笑意,趁着怪鸟来追张铁的这段空挡,双脚一跺朝着怪鸟相反的方向跑去,没有了怪鸟的束缚少年身子几下闪动就不见了身影。而没有了少年抵挡了的怪鸟那是张铁一个凡夫俗子能够抵挡的住,怪鸟只用双爪一抓一啄。张铁就被怪鸟的尖嘴啄了个脑浆迸裂死了,做完怪鸟眼睛往王冲藏身之处看了一眼,眼神中闪过一道莫名的神情。却并没有向王冲飞去,而是扭头朝少年跑去的方向追去了。

  当年所发生一幕幕就像昨天刚发生的一样,王冲现在回想起当年紫袍少年眼睛闪过的那丝笑意,分明是一种阴谋得逞的神情,想来当初早就发现了藏在一边的两人。

  虽然王冲所在的方位看不到两人的面部,判断不出两人的实际年龄。但看两人华贵的穿着,听着姑娘偶尔娇笑传来莺莺如燕的声音,想来两人的年龄并不比王冲大上多少。但有些东西可以跟年龄没有多大关系的。

  看着身穿同样衣服的青年,王冲的心中知道就算青年跟三年前的那紫袍少年不是同一个人,两人之间肯定也是大有关联。想到这王冲的心里不由闪过一丝杀意,左手紧握了一下猎叉,但很快王冲就不得不放了下来,毕竟当年可是亲眼看过少年打斗的身手,王冲知道十个自己也不是对手。现在能做的只能是静静的等对方离去,等以后有实力了再去报仇也不晚。

  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王冲现在突然升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对获得强大力量的渴望。

字体: 字号:
安徽11选5 新传奇私服 吉林快3--吉林省彩票发行中心唯一官方网站 安徽11选5